<listing id="jl3tt"></listing><menuitem id="jl3tt"></menuitem>
<cite id="jl3tt"></cite>
<var id="jl3tt"><strike id="jl3tt"><listing id="jl3tt"></listing></strike></var>
<var id="jl3tt"></var>
<var id="jl3tt"><strike id="jl3tt"></strike></var>
<menuitem id="jl3tt"><dl id="jl3tt"><progress id="jl3tt"></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jl3tt"></var>
<var id="jl3tt"><dl id="jl3tt"></dl></var>
<var id="jl3tt"></var>
<menuitem id="jl3tt"></menuitem>
<menuitem id="jl3tt"></menuitem>
<var id="jl3tt"></var><var id="jl3tt"><strike id="jl3tt"><listing id="jl3tt"></listing></strike></var><var id="jl3tt"><video id="jl3tt"></video></var>
<var id="jl3tt"></var>
<var id="jl3tt"></var><cite id="jl3tt"></cite>

版權所有 ? 蘇州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        備案號:蘇ICP備05019788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蘇州

正確應對經濟全球化逆流(經濟透視)

正確應對經濟全球化逆流(經濟透視)

發達國家民粹主義盛行,保守政策增多增強,經濟全球化出現逆流,是國際金融危機的最大后遺癥之一。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之后,“占領華爾街”運動曾一度波及幾乎所有發達國家,只是當時還停留在民間層面。經過近十年的積累,民粹主義上升到國家層面,開始成為一些發達國家的主流意識形態。

  從柏林墻倒塌到國際金融危機,經濟全球化歷經了一個高潮期。一方面全球經濟秩序從“兩個平行的世界市場”轉向全球統一的世界市場;另一方面,伴隨高速經濟增長,全球商品、服務、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但與此同時,以“華盛頓共識”為主導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所引發的后果之一是,資本在國民收入中所占份額不斷上升,勞動所占份額不斷下降,收入不平等狀況急劇惡化。

  收入分配問題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之所以在國際金融危機之后顯現出來,根本原因是經濟停滯或增速放慢。在高速增長時期,經濟全球化是一個不斷做大蛋糕的過程,但隨之而來的債務危機和經濟停滯使分配問題成為焦點。尤其是危機爆發后,發達國家政府對金融機構的救助或紓困措施直接刺激了反全球化的浪潮。

  如果說以“占領華爾街”運動為標志的反全球化指向的是國內收入分配不平等,那么隨后這些年一批西方政界人士則利用民粹主義傾向,把國內收入分配問題歸咎于外部沖擊,即國家之間的收入分配不均等。盡管經濟全球化能夠提高全球福利水平是一個客觀事實,所有國家都從中獲益,但在他們看來,以新興經濟體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從全球化中獲益相對更大,而發達國家獲益相對過小。這種相對收益分配不均的原因被歸結為規則本身出了問題或發展中國家破壞了現有規則。

  于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不斷質疑自由貿易原則,倡導所謂的公平貿易原則。他們從多邊主義開始轉向區域主義,少數國家進而轉向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比如,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就質疑世界貿易組織的公正性和合法性,執政伊始就要求對原有的區域貿易協定進行重新談判,直至目前單方面挑起對華貿易爭端。

  發達國家出現反全球化浪潮,客觀上反映了其內部全球化受損群體的訴求,但他們并沒有找到問題的根源。因此,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必然是錯誤的選擇。對美國這樣的國家而言,打著反全球化的旗號反對多邊主義、倡導“美國優先”,并不意味著它會完全退出全球化,放棄對國際經濟秩序的領導權。相反,它不會輕易放棄來自全球化的收益,只是不愿意承擔提供公共產品的責任。

  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必然落后,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面對經濟全球化進程中出現的問題,想獨善其身或以鄰為壑,其結果都只能是四處碰壁。世界經濟的未來是一個再全球化的過程,即重塑全球經濟秩序與規則,讓經濟全球化的成果造福世界各國人民。這事關全球治理體系的變革,考驗著主要經濟體的大國擔當和責任,注定是一個艱難的博弈過程。